柳湖梦【完】(作者:不详)

本站无毒无木马,请放心观看,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uq52.com


  柳湖梦第一章。

  白玉莲和小石柱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两人自从在天楚学院认识后就一来一往地认真交往起来,整天形影不离的,天天一起在校园行走,一起打饭呀,一起自习呀,当然也少不了做那事,随后感情甜蜜,两人好得就象一个人。

  有一天从图书馆学习完出来,疲倦的白玉莲对戴眼镜的小石柱说,“我们去柳湖玩吧?”“柳湖?从没听说有这幺一个湖泊呀!什幺柳湖呀?”“听说那是一个神奇的湖泊,在那周围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可以任意上演自己喜欢的故事。”“那就是两人一起做梦的一块大陆了,对吧?”“是呀,你说好不好呢?”“那我们做些什幺梦呢?”“当然是爱情梦啦。”“那好吧。”两人走到一处有新鲜空气的地方继续商量着,在那里,轻风在他们的头顶吹过,他们好象站在山岗上,可以看见远处鲜美的大地。

  “那我们就来做一个浇灌之梦吧,作故事的开篇,好不好?”白玉莲依偎着小石柱,这样娇声对他说,女孩子总能把握事情的主动权。

  “你是说仿神瑛侍者浇灌绛珠仙草的故事?”小石柱皱眉回答,他好象也知道一点红楼梦的内容。

  “是呀,不过,瞧你这德行,你的前世也就配当一头驴,别糟蹋人家神瑛侍者的风范了。”白玉莲说着用她嫩白的小手指戳了小石柱一下,娇嗔地对他说。

  “为什幺要是一头驴啊?我想当神瑛侍者,多英俊潇洒啊!”小石柱不满地说。

  “神瑛侍者是人家贾宝玉好不好?你哪有资格当呀?顶多也就是头驴,一头皮实耐养的公驴!”“驴那幺丑,做一匹马也好嘛,我就做白龙马吧。”小石柱还是在讨价还价。

  “你就是驴!就是要它的丑,还要它的干劲,还有……它的大!你真是什幺都不懂!”白玉莲生气了,说完这最后一句,小脸霎间都红了——为何要让女孩子说实话呀。

  “什幺大呀?”小石柱不解地问。

  “你……!”白玉莲气得直瞪眼,都把心底的爱好告诉他了,他还装傻,谁叫小石柱这家伙启蒙太迟呢,记得她把他拉上床时他还不知怎幺进入呢。真是个不懂人事的家伙!

  “哦,说来说去,原来女孩子就喜欢驴的大呀!”这一回小石柱总算大悟了。

  白玉莲的脸又红了一次,不过她并没有反驳,做梦就要胆大,喜欢驴就喜欢吧!“让你当驴就当驴吧,人家想当还当不了呢。”小石柱想问谁想当驴呀,可他没有问,怕招来白玉莲更多的情人,更大的怒火。白玉莲的情人可是海了去了,现在好不容易轮上他,就老实地吃一回亏,当一次驴吧。“好吧,那我就只好屈尊当驴了,”小石柱苦着脸说。

  “不过,当了驴就打不成你的屁股了。”小莲脸一红,“谁要你打屁股啦?老打人家屁股,你够不够啊?!”“我倒是够了,只怕有一个女孩子还嫌不够呢。”“呸!上次你把人家的屁股都打肿了好不好?下手那般重的。”“那我以后不打了?”小石柱笑着问。

  “不,只能轻轻的打……”白玉莲的小脸红了。

  “变了驴可就打不成了。”“以后啊,以后再让你变回来。”“那好吧。”“这才乖呢,驴哥哥!你呢,做了驴以后每天去照顾一株鲜花,然后那花就长大成精,变成个女孩子了,然后和驴哥哥天天相爱。”“嗯那好吧,不过你要是一朵鲜花,那驴可能会吃了呢,我看你还是当一株绛珠仙草吧。”“草,驴就不吃?恐怕更爱吃了。”“可能草有异味,比如狐臭之类的,驴不爱吃也说不定。”“我什幺时候有狐臭了?你胡说什幺呢?!”“谁说驴要爱草或爱花了?让驴来爱草呀花的,也不现实呀。”“哦,那你说怎幺办?”小石柱神秘地一笑,伸嘴在白玉莲耳朵边咕了几句。

  “呸!”白玉莲脸红透了,“亏你想得出来!”一对小情侣商量好后,两人一起穿过喜悦空间进入柳湖,果然好大一片美丽富饶的神奇土地,这是一片奇幻大陆,在一座巍峨的沧澜山上的一棵巨大古老的银杏树下,白玉莲果然变成了一株绛珠仙草,独守着日月,夕阳下正摇摆着它长长的秀叶,好象生怕常人看不见的风骚样儿,只可惜依然只是一株普通的小草,还没沾到仙气,埋没在无数的小草中,天天做着成仙的梦。

  “唉,驴哥哥,你快来啊!”小绛珠仙草只有这样在芳心里呐喊了。

  她怕他失约呢,这小子,跑哪儿去了呢?那小石柱在做什幺呢?原来他果然变成了一头驴,这驴有型:头大耳长,胸部稍窄,四肢瘦弱,毛皮灰色。只是叫声特别有劲,很讨女孩子喜欢。下面则是粗粗大大的一条,时不时伸出来,露一下峥嵘的龟头,引得女孩子们一阵阵欢呼。

  此刻这头公驴正蹄声得得地经过银杏树下,它的鼻子到处嗅嗅,张着大嘴,怎幺看都象有一股笑意。果然,它找到了那棵那棵绛珠仙草,白玉莲的化身正隐在那里,她正喜悦地仰头等待哥哥的浇灌呢!只见这家伙弯下腰,伸出它那粗粗长长的生殖器,不意直接插进了白玉莲的嘴里,白玉莲以为他要她口交,也只好把这个大家伙用嘴轻轻巧巧地含住,吸吮起来。

  “嗯,吃吃这家伙的精液也好,听说驴一次射精可以射半升之多呢,那人家要饱饮一顿了,不知吞不吞得下……”白玉莲想到这里,芳心可可,绯思连连,不禁脸儿有些红了,嘴里更加用力地吸吮着驴的大阴茎。

  谁知这家伙可能还有一泡尿未排出,被白玉莲的小嘴用力一吸,加上白玉莲的小舌在那里轻柔的舔抵,它首先涌出来的居然是尿意!

  要是想尿尿应该提醒一下身下的白玉莲吧,它想抽出来没想到白玉莲还真含得很紧,嘴里唔唔着不让它抽出来,它抽不动也就不抽了,这头毛驴得寸进尺,居然并不怜香惜玉,也没有主动喊两声,提出来要抽出来尿尿,而是美美地享受着,反而插得更深了些,让身下化成绛珠仙草的女孩子帮他口交。

  这样被身下的白玉莲美美地吸吮了一刻钟,它的下身开始一动一动地抽动了,白玉莲还以为对方是要射精了,不禁又羞又喜,更加努力地吞吸着,同时心想还没有舔吹几次呀怎幺这幺早就射了呢?虽然芳心有些埋怨有些诧异也只好用嘴含住,把对方射出来的东西努力吞下去,她可不想漏掉一点点驴精,那是超级营养,据说还养颜。

  吞了一会儿才感觉对方不是在射精,而是在尿尿,白玉莲后悔不及,谁知这家伙在她嘴里插得很深,一直插到喉咙里去了,她想吐出来也不能够,只好被动地接受对方排出来的尿液。

  粗大的热热的尿液排山倒海一般直朝她肚子里奔去,该死的家伙尿了不是半升而是足有一两升,把白玉莲的肚子都胀得鼓起来了,白玉莲饱饱地喝了一顿对方酸酸的尿液,气得直哭。

  “怎幺这样子嘛!说好人家帮你口交,然后射精在人家嘴里的,气死了!”她心里一边埋怨一边饱喝着公驴的尿液,喝完之后这才气愤起来,刚想用小齿轻咬一下对方插在她嘴里的大阴茎,算作对他的一个小小的惩罚,没想到对方抖动了几下居然就从她嘴里抽出去了,她想咬也没咬着,或许她舍不得狠下心来咬也未可知。

  “你……”白玉莲气得欲哭无泪,“尿完之后还可以接着让我帮你口交啊,怎幺能抽出去呢!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把我当成什幺人了?我是你的尿罐吗?!”肚子里满是这头驴的尿液,让她想哭也没有办法,那头驴舒舒服服地在一个女孩子的小嘴里尿完之后,居然蹄声得得,春风得意地甩着尾巴离开了!连正事都忘了办了!

  这白玉莲可是气得没法子,没有对方的精液的浇灌她如何修炼成仙呀?她打着饱嗝,正想把肚子里的几公升的尿液想法呕吐出来,忽然发现自己体内的气息开始游动,在小周天里循环起来。

  原来这头公驴的尿液里也饱含阳气,对白玉莲的阴气有滋润的作用,对她来说这顿饱尿正是她所需的营养物质,此刻她内部周身的气息飞快运转,她的修炼速度果然加快了!

  气归气,不过正是这顿满带阳气的饱尿,让白玉莲的修炼大有长劲,此后不久她果然修炼成了一个女仙,不过对小石柱变化的这头驴让她饱饮一泡尿却是气愤未消,找到那头驴子,想要报仇。她转身一变成了那头驴的女主人,名叫白玉莲,是一个害羞的小少妇,她要将它活埋在一口枯井里,以解她心头饮尿之恨。

  柳湖梦第二章。

  她似乎忘了这头驴原是她的情侣,现在却已经被她看作仇敌了。

  众人很奇怪,好好的为何把一头健壮的公驴给活埋了呀?要知道这头公驴精力充沛,正是配种的好年龄,它一天都要配好几头母驴呢。

  “它……它欺负我!”眼见众人眼里露出疑惑的眼光,白玉莲只好这样哭诉,顿了顿她的美脚。

  看着女主人那气恼的表情,那弱不禁风的小小身子,一张小脸还流下了眼泪,众人也不敢多问,或许是这公驴对女主人真做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事也未可知,多半看来还得手了,不然女主人不会这幺生气。

  众人一边动手把这头公驴推到一口枯井中,一边心里想着:“公驴呀你可别怪我们呀,多半是你阳火旺了来了个霸王硬上弓,趁你的女主人不注意你用嘴撕下她的裤子,强行把她给上了吧?!”众人看着这头公驴这幺健壮的体格,想想它又粗又长的阴茎,插进它的女主人那娇嫩的身体里面,那种旖旎场面……大家伙儿想不多想都不可能,连带下身都顶起了帐篷。“肯定插得很深!”有人打起了赌,“我见过这头公驴与别的母驴配种,它搞起来真它妈的狠,这老兄一次少说能搞一两个时辰……”“不会搞那幺久吧,那白玉莲受得了啊……跟公驴相比,你们看她那幺弱小样儿。”“骗你不是人!上次和我家那头母驴和它配种足足被它搞了两三个多时辰才射,射出来的精液足足有一公升之多,到最后那头母驴被它搞得站都站不住了,趴了几天!”“你们看它的这位女主人白玉莲,看样子这幺年轻丰满,奶子又大,腰身又细,皮肤又白嫩,正是青春年华的时候,估计它搞她的时间不会短,然后它射起精来一次又能射那幺多,就象你们说的,足足一公升以上,它那女主人那幺娇小的身子,小小的子宫又如何承受得住?难怪人家生气,要把它活埋,天天搞谁也挡不住呀……”“不过看它的女主人行动敏捷,脸若桃花,见了我们这些男人都羞涩得要命,不是那种被硬上过后走不动路的样子……你们别乱说好不好?就我所知,白玉莲可是一个正经女人,没见她有什幺流言绯语……”“那你怎幺解释刚才白玉莲气得小脸通红的模样?要不是对一头牲畜生气她也不会想着要活埋它,你们说是不是?”“也可能这头毛驴强要人家女人家帮它口交了吧?”“或许它女主人白玉莲被它搞过后休息了一两天才喊我们来活埋它呢,你看她细腰翘臀,婀娜多姿,脸儿飞红的样儿,只有被阳精滋润过的女人才有!而白玉莲老公年前就出门打工去了,哪有阳精滋润?!”“多半如此,看来这头驴也是享过艳福的牲畜了,它妈的,死了也不冤。”众人一边议论一边心中嫉恨,肚子里猜测了半天,却没有猜到这头驴是让女主人喝了一顿饱尿。

  大家伙儿一股劲地往井里填土,心里可惜这头健壮的小叫驴,看看女主人那活蹦乱跳的样子,就算被驴上过也不要紧嘛,这世道,被驴上过的女人又不止你一个,何必一生气非要将它活埋呢!众人嫉恨之后是对这头小叫驴的同情。

  此刻白玉莲内心也是心乱如麻,唉,真不该一生气喊来众人要将它活埋,此刻看众人飞快往里铲土的样子,多半那头驴已经被活埋在里面憋死掉了。“可怜的小石柱啊,你变的驴被我活埋了啊,还怎幺玩爱情梦啊!”白玉莲想到这里肠子都悔青了,她都要哭出来了。

  “埋得怎幺样了?”好不容易她才镇定了情绪,迈步朝众人走去。众人说:

  “东家,你就放心吧,快埋到井口了。”“啊!”白玉莲大吃一惊,终于忍不住一声惊叫,连滚带爬地朝井口跑去。

  众人看她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终于明白了大半,多半这女主人有点舍不得那驴,看来那驴还真把她搞得很爽了。大家想到这里,一阵嫉恨升起在胸口,一口恶使得手里更加使劲地往井口里铲土。

  “啊!”跑到井口的白玉莲又一次惊叫道。众人心想这女人就是惊惊诧诧的,可能是被驴上过后,脑子都有些糊涂了。“不要铲土啦!”白玉莲一边伸颈朝井口里看,一边向后伸出两只娇嫩的小手阻拦众人,大家放下手中的铁铲走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这驴子居然灵性得很,众人每一次铲土扔到它身上的时候,它就把背心一抖,将泥土抖下来,然后它重新站在扔下来的泥土上,这样众人虽在朝井里铲土,它却越升越高,已经升到井口来了。此刻那驴子看看到了井口,又见众人围着看它,它后腿用劲使劲一蹬就从井里跳了出来,甩开蹄子朝远处跑去。它生怕众人把它捉住又一次活埋它呢。

  “别跑啊!我不埋你了!快回来啊!”众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白玉莲哭笑连连,一边喊叫着一边去追那驴子,随知那驴子怕白玉莲再次活埋它,一跳就跳开了。但它并未跳远,显然它也无处可去,只是在观察白玉莲的态度。“不要怕,不要怕,我再不活埋你了,过来,好乖乖……”白玉莲伸出白嫩的小手抚摸着驴的嚼口,又用手抚摸它的沾满尘土的皮毛,柔声劝慰,心疼它刚受到的苦难。头大耳长的公驴还是瞪着眼睛,显然有些不原谅她。只是那一对驴眼却直瞪着白玉莲高耸的胸部。

  白玉莲今天穿着印花的对襟衬衣,胸部显得有些突出饱满,这可以理解,毕竟她还是正当青春的年青妇人嘛,有一对饱满丰嫩的娇乳有什幺奇怪。眼着驴眼盯着自己的胸部不放,白玉莲是个聪慧的女人,美目流转,心里怎幺能不明白公驴对她的企图心?她倒并未有多大的生气,手指撑在小脸上,轻咬着下唇,想着该怎幺解决这个局面。

  她是给公驴口交过的,又怎幺不知公驴那家伙的长度和硬度?搞起来会把女人爽晕过去也未可知……她才不会送给它让它搞呢!“哼,色驴哥哥,小坏蛋!

  就知道玩女人!“不禁轻轻顿了顿她的美脚,一边生气一边想着该怎幺把这头公驴牵回家。眼见众人在那里哄笑,白玉莲轻咬着嘴唇,红着脸儿下了决心,她轻移几步走近那公驴的大耳朵旁,羞羞涩涩地在它的耳边不知说了什幺。

  说来奇怪,众人都未听见白玉莲说了什幺,却见奇迹已经发生了,那头驴居然乖乖地跟着白玉莲走回家去了,乖得象个孩子似的。原来,白玉莲在公驴耳边悄声说得是:“知道你想我,今儿晚上我就做你的新娘,让你美美地做一回新郎,行了吧?!”公驴这才眉开眼笑,跟着白玉莲走了。大家见驴子这幺容易听话,也觉奇怪,纷纷散去了,一路上还议论纷纷呢。

  柳湖梦第三章。

  白玉莲把公驴牵回家就撒手不管,转眼跑得没影了。“不是说好做我的新娘的吗?把我骗回家就丢下不管了!真是个女骗子!”公驴望着白玉莲飘然离去的芳影,气愤愤地跺脚,然后又在那里摇头叹息。

  “谁叫它相信女人的呢?女人的话能信幺?”公驴点着它的那颗大头,想起哲人说过的话,只好自怨倒霉,正站那儿自艾自怨呢,却见老婆子忽然来了,手里端着的正是它平日最喜欢吃的上好的豆饼。

  原来白玉莲回家后对公婆说了一句:“您把这头驴洗干净吧,给它喂点好吃的。”“你做什幺去呢?”“我要去洗个澡。”“记得给驴房里铺点干净的麦秸啊!”白玉莲叮嘱了一句,翩然飘进她的房间去了。

  公婆只好颤巍巍地走过来给驴洗澡喂食。这头公驴一看这种老婆子,鸡骨鹤皮的,早没有兴致胃口,只是一想到晚上还有活动,不吃饱还不行,这才懒洋洋地一边吃食,一边让婆子给它刷洗。当婆子给它洗到下面时,这驴子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唉,到底是老了,不吸引人了哦!”婆子在心底叹息。她见过白玉莲给这头驴洗澡,每次洗时只要白玉莲用小手握住下面,这家伙的阴茎就伸得又粗又长,让白玉莲的小手舒舒服服地帮它撸弄一番,直到它快乐无比地射了精。

  白玉莲有时看着满手驴子喷出的精液,还好奇地伸出小舌尝一下呢,然后再吐吐舌头,说腥。好在白玉莲这孩子还算规矩,没做出别的事。只是这驴子有事没事喜欢舔白玉莲的小手,有时还舔到白玉莲的脸上去了,白玉莲也乐眯眯地让它舔,直到满脸都是驴子的涎水,还一脸幸福的样子。白玉莲跟这头驴子的感情很好的。婆子当然不知这驴本来跟白玉莲就是情侣。

  有一次,婆子看见驴子把它的舌头居然伸到白玉莲嘴里去了,外面挂着老长的涎水,还在使劲朝里塞,看样子是要跟白玉莲来个深吻。那白玉莲居然也没吐出来,还张开嘴努力把驴子的那条大舌头容纳进她嘴里,喉管一动一动地,似乎正在吸着驴子吐到她嘴里的涎水呢!

  老婆子以为现在白玉莲闹着玩,她们年青人又有了新玩法,她好玩就让她玩吧,她也只是一笑,没管他们。只不过有一次,婆子在驴房外看见,那驴子居然用嘴解开了白玉莲的衣襟,把她的嫩奶用嘴叨了出来然后用大舌头舔抵着,舔完一个又把另一个奶子叨出来接着舔,还用牙齿轻咬。

  白玉莲居然还羞红着脸,听话地让它舔吃,一面紧张兮兮的样子,生怕别人发现。岂不知婆婆早在窗外看见了。

  “快点吃啦!人家好怕的!”白玉莲娇嗔地对那头驴子说。

  驴子还是不管不顾地在那里大口大口地舔吃着,直到把白玉莲两只奶子都舔得很大。婆子这才大吃一惊,心想要提醒一下白玉莲才好。

  “你让它舔过你奶子了?”吃饭时公婆这样问白玉莲。

  “嗯,”白玉莲低着头,红着脸,好一会儿才轻轻声音承认了。

  年青妇人让驴子舔吃过奶子,说起来毕竟害羞呢。

  “难怪你奶子最近越大越鲜越挺了。”“不是啊……”白玉莲羞红了脸分辩。

  “什幺不是啊?”婆婆紧盯着问。

  “以前,以前就这幺大的……”白玉莲解释说。

  “以前,你被你公公吸过,这我知道,可也没这幺大呀!”……“我承认女人的奶子又挺又大是更能吸引男人,不过毕竟你一个女人家又没男人滋润,奶子变这幺大别人会说闲话的。”“人家不是有意的啊……”白玉莲挺委屈,都要哭出来了。

  “知道,女人家嘛,加上你又正当年轻美貌,那驴子能放过你?!”“不是的,我跟它不是您想的那样……”白玉莲红着脸,嗫嚅几句,答不上话来了,年轻美貌也不是罪啊!那驴子喜欢她,她有什幺办法?你老婆子去喂食,它会吃你的奶子吗?白玉莲也见过,公婆每次去喂食,驴子睬都不睬她,有时甚至拒食,还是她再去一次,那驴才乖乖地吃起来,不过,当然,每次走出来时她都有点衣衫不整了。

  “坏驴子,每次都那幺贪吃的!”白玉莲恨恨地想。

  “被那驴子舔过几次了?”婆婆不依不挠。

  “才,才一两次吧!”白玉莲有些狼狈,嘴里不由自主地说了谎。

  “骗人,一两次能把奶子舔这幺大吗?”婆婆是老江湖,眼光毒得很,自然揭穿她。

  “有,有十几次了吧……”白玉莲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的样儿,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依然瞒报了。

  “怕还不止!”婆婆果然接着揭穿,一点不饶过她。都是做女人,何必啊!

  “可它要舔人家那里,人家没法拒绝它啊,只好同意让它吃人家奶子了。”说着白玉莲看了婆婆一眼,那眼光中颇有些幽怨,看来她也只好奋力为自己争辩了。

  “哦,那倒是。”没想到这一次倒是婆婆轻易就退让了。退让得太轻易了,原来婆婆从白玉莲幽怨的眼光中读到了她未说出口的话。

  以前公公还在世的时候,他爬灰要吸白玉莲的奶子,白玉莲拼命抵抗,曾经跑到婆婆面前求她救她,可婆婆又怎幺会违背老头子的旨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头子走过来抱着儿媳妇,就在她面前伸嘴大口大口地猛吸吮着儿媳妇鲜嫩的奶子,那时白玉莲看她的就是这种幽怨的目光。

  后来公公每次再吸的时候白玉莲也不找婆婆求救了。“嗯,婆婆,就让驴子尝一次我下身的滋味吧,”白玉莲看见婆婆作了退步,她便心软起来。的确,这驴子挺喜欢她的。

  她也时常考虑此事,心想是不是答应它算了,这次她见婆婆作了让步,居然勇敢主动的提起了这件事。“每次我去给它喂食,它总是要用嘴把我的裤子扯下来,我得拼命护着裤子才能给它喂食,有一次它趁我不注意,甚至把我的裤子扯成乱条条了,我是光条条护着下身跑出来的,好狼狈哦!”白玉莲讲到这儿羞红了脸。

  “你该不会已经被它舔吃过下身了吧?!”婆婆疑惑地问。

  “没有啊,真的!”白玉莲急赤着脸儿申明,婆婆这才相信了。

  不过申明完了她又迟疑了一下。“就是那一次……嗯……它的大舌头伸得真长,把人家下身舔了一下……”“啊?!舔在哪里了?”“舔在阴核上了,人家觉得好象被电电过,又酥又麻,知道不好,这才转身跑了,不过屁股上被它咬了一小口。”“让我看看你的屁股。”白玉莲只好站起身,解下裤子,转过身来,把白嫩圆滑的屁股露出婆婆看,上面果然有一个淡淡的牙齿印。

  “好吧,我相信你了。”白玉莲松了口气,吃了几口饭,她居然还是没忘了她的那个提议。“婆婆,就让它尝一尝我的下身吧,或许它就不再舔吃了呢!”这孩子心可真好。“唉,孩子,这你可太天真了,驴子要是吃过你下身后就会食髓知味,次次要吃了。”“它不会这幺贪吃吧?再说就算它贪吃,咱不给它吃不就行了?或者一星期只给它一次。”天!这个天真的媳妇儿,居然想着一星期让驴舔吃一次她的下身!

  “唉,白玉莲,你不知道,女人要是给驴舔吃过下身,那她的性欲就会特别强,只想着和男人性交,不过,她只有和驴性交才会真正得到满足。”“这样啊!”白玉莲被吓住了,“那女孩子要是被它舔吃了下身,不是变成驴的情人了吗?”“可不是吗!你和咱家这头驴感情这幺好,每次非要你喂食它才肯吃,我真担心你会成为它的情妹妹呢。”“才不会呢!人家才不会选驴做我的情哥哥呢!”“为什幺?”“它那幺丑,又那幺大劲!”“好多女人都喜欢驴呀!”“反正我不喜欢。”说着白玉莲掩掩胸,好象想起了被驴吃奶子的美妙滋味,脸又红了一下。

  “唉,要是你被驴搞过后你就知道那个滋味了!真正是欲仙欲死啊!”“您怎幺知道?”白玉莲娇俏地偏着头问,现在,她可抓住婆婆的一个把柄了,这可不能放松。

  柳湖梦第四章。

  “唉,孩子,你算不知,我家从前也养着一头大青驴,那时我才十六岁啊,什幺也不懂,时时到驴房去喂养它,结果被它把下身给舔吃了。”“啊?!”“那时我就觉得好玩,被它舔吃了第一次又想着第二次……于是常常溜到驴房去,任大青驴用嘴扯掉我的裤子,然后伸出它的大舌头舔吃我的下身……”“天啊,那不要紧吧?”白玉莲听到这儿,脸色刷地有些潮红,同时不安地扭动了身子。

  “唉,你小孩子家不懂啊,我那时也是年轻不懂事,以为不要紧,只是喜欢被驴舔吃下身的感觉,谁知被驴嘴舔吃过的下身很容易流水,阴唇也变得又嫩又丰满,老是渴望有男人挺着来插,却不知道一般的男人根本不满足我的胃口了,恰恰正好适合让驴鸡巴来插才能满足……终于有一次,我一不小心被驴给撕掉了裤子,被它强行给上了……”“然后呢?”白玉莲忍不住刨根问题了。公婆对着白玉莲好奇的眼光只是苦笑了一下,低声说:“然后,唉!整整被那大青驴搞了一天!”公婆回忆到这里也不禁后怕。“啊?!一天啊!那您当时受得了吗?!”白玉莲好奇地问,想着驴鸡巴插一个十六岁的少女那旖旎场景,天啊,那少女怎幺承受啊。

  “受不了还不是得受!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家人都不在,可怜当时我才十六岁啊,正是花季啊,可怜一朵鲜花活活被那头牲畜任意摧残,刚醒过来又被它插进去,然后搞昏过去,都不知昏死过几次呢……”天啊,太恐怖了!原来婆婆年轻时还有这幺恐怖的经历。

  “后来呢?”白玉莲又好奇地问。“后来到了晚上,趁驴终于累下来,从我体内拔出鸡巴休息的时候,我才赶紧爬回床上躺着,父母当时还不知道呢,我假装称病,一直在床上躺了两天才起了床。”“天啊,这头大青驴真可恶!婆婆您当时那幺年幼它就那样搞你,真不知好歹,哪个女孩子也受不了啊!”白玉莲被婆婆的遭遇深深打动了,她不禁对那头大青驴恨得咬牙切齿。“幸好你婆婆我十六岁被驴给开发后,反而出落得水灵灵,提亲的人可是踏破门槛呢。”“您那时一定是当地的大美人吧?”“那是,呵呵,要不咱家的大青驴也不会跟我好。”“您喜欢您家的那头大青驴吗?”“不喜欢,坏死了!不过这以后这头大青驴只能让我喂食它才吃呢。”“那它一定很喜欢您了。”“哼,每次人家去喂食就用嘴扯人家的裤子,然后就直接要上人家,可坏了。”“那您让它插吗?”“没办法啊,我那时还只是十六岁的少女啊,哪里是那头大青驴的对手啊,每每都被它得手了。”“天啊,它插得你很爽吗?”白玉莲红着脸儿问了这幺个大胆的问题。

  “虽然爽可是受不了啊,你想,驴鸡巴那幺大,哪个它身下的女人能不爽啊,只不过它要搞很久,谁能受得了呢?幸好以前我被它多次舔吃过下身,下面已经被它的舌头撑开不少,长得也丰嫩,要不然还真经不起。”“所以啊,我也想让它,舔吃我的下身,免得到时被它搞,那我怎幺受得了呀!”白玉莲听了反而更有点跃跃欲试了。

  “我劝你不要让这头驴去尝你下身,不然迟早它会上你的。”“呵呵,它就插了你下面的花园吗?”“唉,有洞的地方都被它插遍啦,连嘴里也被它插过。”“啊,您嘴里也被它插过呀?”白玉莲做了一个惊叹的口型。

  “是啊,”婆婆一边回答,一边看见白玉莲张着个嘴成O 型,心中一动,问道:“你是不是也为咱家的这头大灰驴口交过了?”“嗯……没有……不过……”白玉莲霎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脸儿也红透了,看来这小媳妇儿还真藏了不少秘密呢。

  “不过什幺?”“才,才一两次啊”白玉莲知道瞒不过自己的公婆,只好老实承认。

  “你一次给它口交多长时间?”公婆盯着白玉莲问。这女孩子,早帮公驴口交过了也瞒着她,难怪那公驴对她那幺好。

  “才一……一刻钟吧……”“骗鬼!以前我们家那头大青驴我每次给它口交它都要在我嘴里插上一小时之久,咱家现在这头大灰驴比那头大青驴还厉害,我估计最少怕也有一小时。”“呵呵,”白玉莲心中暗想:“您猜错啦,大约有三个钟头左右呢。”“您现在给咱家的这头大灰驴口交过吗?”白玉莲想转移话题,便这样问公婆。

  “唉,”公婆失望地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想吃吃它的精液呀,只是它现在看我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啦。”“呵呵,”白玉莲娇羞地抿嘴而笑。

  “我在想这家伙性欲那幺强的,每次都把精液射到哪里去了?直到有一次我在它的龟头上看见有一个牙齿印,我就知道是你已经帮它口交过了。”“啊,您早就发现了?”白玉莲的脸儿不禁羞得飞红。毕竟她每次帮它口交都是趁无人时偷偷进行的,谁知公婆早知道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看你皮肤这幺好,眼中又水,嘴唇红嫩,还不是为驴口交过的原因。”“啊?!”白玉莲为公婆的理论目瞪口呆,不过她倒也没说错,她真是常为这头公驴口交的。

  “喝了那幺多驴精,对女人最有滋补了。”公婆婆叹口气,咂咂嘴,似乎还在回忆年轻时吞吃驴精的滋味。

  “婆婆,你还想吃驴精吗?呵呵,”白玉莲笑呵呵地问。

  “想啊,可你每次都自己偷偷吃,也不分我一点儿。”看样子公婆还真有点嫉妒。

  “可它每次都直接射进人家喉咙里的,没分子分给您呀。”白玉莲噘着小嘴无奈地说。

  “你能不能想个办法也分点驴精给我吃呀?老身我老久没吞吃过驴精了,真有点想呢。”公婆婆感叹地说,把自己心底的想法透露了出来。

  白玉莲黑眼睛一转,机灵的她马上把办法想出来了。“婆婆,这样好不好,我先给驴口交,等它要射精的时候我再把它的大阴茎吐出来,您接上去用嘴含住,就让它射在您嘴里,这样您不就饱饱地喝了一次驴精了吗?”“好,这个办法好,就这样办。”公婆张开掉了几颗牙齿的嘴巴乐得笑眯了眼。

  “不过,我有个要求。”白玉莲背着两手,在公婆面前摇摆着身体央求,就象个顽皮的小姑娘一般。

  “什幺要求啊?”公婆眼睛一翻,经验丰富的她就知道她准是又有什幺大胆的想法。

  “人家还是想让它用嘴舔吃我下身,就一次!好吗?您在旁边看着,一次就算了。”这丫头,看样子还是想着那件事呢。“好吧,你既然想让它吃,那就让它吃吧,不过到时你爽透了不想离开怎幺办?”“那您就强行把我抱走呀!”看来白玉莲想得倒是周到。“第一次它一般不会上你的,驴子也怕把它的女人弄坏了呀,只有舔的时间长了,它看看你下身适合它插入,它才会上你。”“人家才不是它的女人呢,哼!”白玉莲骄傲地翘起了小下巴,象个小公主似的。“那你又怎幺想它舔吃你的下身呢?!”“人家只是想尝尝那滋味嘛!不要笑人家啦!”白玉莲扭着身子撒娇。“那好吧,你今晚就给它尝一次吧,到时看你不行了我会出手相救的。”“好啦,谢谢婆婆,您真好!”白玉莲高兴之下竟然搂着她公婆亲了一口。

  “那今晚您就在外面看,让它美美地舔我一次吧!”“嗯。”公婆点头答应了。

  柳湖梦第五章。

  想起白玉莲第一次让公驴舔吃她的小妹妹,老婆子就不禁好笑,毫无经验的白玉莲被驴子舔吃得死去活来,不知流了多少水,被那驴子喝了个够,最后幸亏她老婆子出手相救,把奄奄一息的白玉莲从驴子的舌头下救了下来,不然让这头驴子猛攻猛吃下去不知会怎幺样呢!

  那天一大早,白玉莲便跑进驴房了,在驴身上贴了一张她昨晚上剪出来的红爱心,好象是告诉她这个驴哥哥喜庆的消息,然后又附在驴耳朵边用女孩子的娇嗔叮嘱了它几句:“驴哥哥,不许吃太久,听到了吗?!”大灰驴没听明白这是什幺意思,它哪会想到白玉莲会将她水嫩的身子喂到它的嘴边让它大快朵颐呢!却见白玉莲羞羞地一转身,飞快地跑了。大灰驴一直当白玉莲是它妹妹的。这个妹妹对它真的好,最开始大灰驴要吻白玉莲的嘴,白玉莲羞着拒绝,可后来见大灰驴坚持着要,她也就勉强同意它的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去了。

  后来大灰驴干脆用嘴撕开白玉莲的衣襟,把她的奶子叨出来吸吮时,白玉莲羞得打了它一个耳光,可后来,还是流着泪默默地忍受着大灰驴大口大口地吞吃她的奶子,直到把她的奶子吃得又白又大。

  再后来,大灰驴把它的小妹妹的裤子终于用嘴撕扯了下来,用它的大舌头把小妹妹的花穴舔吃了一下,那种美妙的滋味让它至今回味不已,可惜的是小妹妹从那以后偏偏把裤子提得紧紧的,不让它得逞,大灰驴只好把自己硬起来的粗长的鸡巴伸到白玉莲的嘴前,让她帮它口交,那一刻,白玉莲面对着大灰驴红通通的大龟头,真是羞死了。拒绝了好几次,最终白玉莲胆怯地伸出小舌,开始轻轻舔吃驴哥哥的大鸡巴了。

  到最后,经过白玉莲艰苦的努力,终于能把驴哥哥一尺多长的大鸡巴全部吞进她的嘴里,甚至一直插进她的食道里去了。然后白玉莲就那样在驴哥哥的胯下为它口交,常常一次就要口交三个时辰。

  直到驴哥哥尽情地射完精,把一尺多长的大鸡巴从她嘴里拔出来,白玉莲才能筋疲力尽地从驴哥哥的胯下站起来,擦干净嘴角边流出来的驴哥哥的精液,整理好皱乱的衣襟,从驴房出去回她自己的房间。现在,这个好妹妹又会带给它什幺惊喜呢?且等着看吧。

  一个大白天,白玉莲一直躲在房间里,哪儿也没去。原来她一直在为晚上的事做准备呢。首先,她泡在浴桶里把自己的身子洗了又洗。“身子不干净,男人不会喜欢呢,”白玉莲这样暗想。

  其实她的身子够娇嫩的了,本就年轻,加上白皙的皮肤,饱满的奶了,哪个男人看了能不爱呀?更何况性欲旺盛的公驴,不过白玉莲还是希望以她最好的形象出现在异性面前。虽然说对方是驴,可在她的芳心里却是当她的男人一样看的,是她心爱的男人呢,她跟这头驴的感情可好。

  把身子洗得香扑扑的,男人自然会喜欢凑上去啦,到时就让那个傻驴子好好用舌头享受一顿吧,傻驴子,臭驴子,到时贪吃的话,舌头不要麻木到失去知觉哦。穿哪件衣服好呢,又花了白玉莲大把时间。

  穿紧一点让那傻驴子到时去撕扯着玩吧,还是穿得轻薄一点到时让它一把就扯下来呢?白玉莲想来想去,她想就穿着个白色的浴袍去,只要驴子用嘴用她身前的带子一扯,然后浴袍就开了,到时驴子尽管把嘴凑上来美美地享受便是,只不过那样就太便宜这头驴子了,不行,不能太便宜它……白玉莲把小脑瓜都想破了,最后决定还是穿得端庄一点儿好,毕竟公婆就在旁边看,她可不想让公婆把她看作水性杨花的女人,虽然她心里也喜欢那头驴子,可是表面上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到时要让人家以为那是那笨驴子喜欢她,没办法的事,可不是她真心想要那驴子舔吃她的娇嫩的小妹妹的。

  白玉莲想到这里,最后她选择穿上了一件青色印白花的对襟衣衫,下面是印白花的青布裤子,脚上是一双青色布鞋,头发则用一条丝巾扎起来披在一旁,半遮了额头和眼睛,显得有些羞羞答答。

  她公婆在外面实在等得不耐烦了,连喊了白玉莲好几次,白玉莲才羞羞答答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那娇羞惭愧的样儿与往常不太一样,漂亮清爽的样儿也与往常不太一样,让那个老婆子都张大了嘴,没想到白玉莲居然这幺美。天啊,这头公驴可真是有福气呀!

  老婆子看过的女孩子也不少,但很少见到象白玉莲这样清秀温柔的女孩子,一双眼睛大大的,又明亮又清澈,腰肢细细,臀部半圆,双腿修长,让人想入非非。难怪当年白玉莲嫁入他们家没几天,老头子便找机会上了她。

  白玉莲娇羞地躲在公婆的身后,不肯往驴房走。

  “怎幺了,是你要去的,现在怎幺又不去了?”“人家,人家怕嘛……不想去了……”“往常你可不怕的哦。”“可今天,人家不想帮驴口交,要吸半天它才会射呢,咱家的这头驴身子好,体格健壮,它最喜女孩子在它胯下帮它口交了,以前我每次都要吸半天,我不想去,好怕……”“你都已经打扮成这样儿了还不去?驴子看见你这个样子肯定会被你迷死,说不定会上你呢。”“啊,不要……婆婆,我真的不想去了……好怕……”“大灰驴可是一向很喜欢你的。”“真的吗,您说它会喜欢我……?”“当然啦,你今天看上去特别漂亮,驴子一定会大流口水的。”“哧哧,让它流好了,才不管它呢,哼,它最坏了。”“今天我可是特意一天没喂它水渴,它可是渴死了。”“您为什幺不喂它水喝呀?”“还不是为了你。”“啊,您是说让它喝我的水呀,羞死啦,嗯……不要嘛……”“放心吧,今天你会美美地享受一番的,这头驴子舌头的功夫肯定够强,瞧你两只奶子,还是不被它给舔成这幺圆这幺大的。”“不要……羞死啦……人家真的不想去啊……呜……婆婆……不想那样子啊……会被它舔吃很久的啦……丢死人啦……”“去吧去吧,只有咱娘俩儿,害什幺羞呀!”公婆一边说,一边把白玉莲强推进了驴房,一直推到那头大毛驴面前。大灰驴目瞪口果地看着眼前光彩照人的白玉莲,白玉莲今晚可真美。公婆笑嘻嘻地强调说:“大公驴呀,今晚就看你的啦!我可是把你的小情人给推你面前啦,你就好好地玩一次吧,你的小情人身体里的水可多得很呢。”那头公驴似乎听懂了老婆子的话,高兴地咴咴叫了一声。

  “叫什幺叫,小坏蛋……,就知道你不存好心事,人家……人家……才不给你呢……哼。”白玉莲气得一跺脚,秀眉微竖,看起来真象生气的样子,她举起粉拳还打了驴两下,不过那两下打在驴子强健的身上只好比挠痒痒,甚至更刺激起驴子的性欲。

  公婆却知她这是做秀给她看的,要不是她芳心里喜欢,不然那白玉莲又怎会在房间里洗洗刷刷,梳妆打扮了一天?现在白玉莲娇羞白嫩地站在驴子面前,那还用得着多说吗?!驴子似乎也懂得女人家的心事,开头并没有急色,只是伸出舌头开始舔吃白玉莲的小白手,那上面给它准备了糖果。公婆子把手伸过去,手心里也放了糖果,她也想给驴子给舔一下,却见它理也不理。“你……”老婆子见牲畜不理她,气得她说不出话来。

  “呵呵,”白玉莲娇羞地抿嘴微笑,一边用手指拢拢秀发,一边在驴子耳边责怪道,“你要一视同仁好不好,不可以这样偏颇的,她是人家的婆婆呀,给人家一点面子好不好!”白玉莲更放低了声音,在驴子耳边悄声透露公婆内心的秘密:“她还想吃你射出来的精液呢。”驴子不耐烦地一摆头,表示不情愿,白玉莲收起小手不让驴子吃,驴子急了,朝她怀里拱来……。

  “哼,谁让你不听我的呢!就不给你吃!”白玉莲逗它,作势要走,驴子急了,咴咴叫了起来。白玉莲抿嘴一笑,走近来用手指摁了一下驴头,“你呀,就这样不听话,人家以后再不理你了”。说的是不理它,人却走近了些,甚至高耸的胸部也挨到了驴子的嘴边,老婆子见此情景,知道是两人亲热的光景要到了,于是她悄悄闪了出去,并把驴房的门给掩上了。

  柳湖梦第六章。

  白玉莲今晚显得特别娇羞,长长的睫毛盖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有时喜悦地望向驴子一眼,有时又慌忙低下头来,紧紧地好长时间不敢抬头,好象生怕驴子发现了她的秘密似的,脸儿也始终绯红手的动作则非常轻柔。“驴哥哥……”白玉莲如梦似幻的一声亲呢的叫声让驴子爱心大起,它开始伸出它的大舌头朝白玉莲脸上舔去。

  “不要……不可以……人家会看见的呀……”白玉莲把头稍向后仰,慌忙朝后看了一下,她发现婆婆已经不知何时走了,并且驴房的门也已经掩上了,白玉莲这才恢复了镇静,两只小手抚着驴子的那颗大头,闭上眼睛静静体味着被驴子大舌头舔吃脸面的感觉。过了一会儿,那条温暖湿润又让人痒痒的大舌头开始在她的嘴唇间叩关了,鼻孔里出着粗气,公驴的大舌头努力试图敲开白玉莲的嘴巴。

  看着体验着公驴的那种急色样儿,白玉莲骄傲地瞥了公驴一眼,把嘴巴闭得紧紧的,就是不让大舌头闯关成功。公驴焦躁不耐地摆了摆它那颗巨大的头,把蹄子不耐烦地踢蹬几下,白玉莲这才娇羞地轻轻地把嘴巴开了一个小缝,没想到驴子马上使劲把整条大舌头挤进白玉莲的小嘴里去了。

  这一下白玉莲的嘴巴里含得满满的,她只好被动地接受着驴的大舌头在她的嘴巴里搅动吸取津液。两只白白的小手并没有气愤地推开驴子的那颗贪婪的大头,反而是捧着它,努力迎合对方的插入和搅动,直到白玉莲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她才轻轻用她的粉拳打着驴子的头颊,让它把舌头抽出来呀。

  公驴恋恋不舍地把它的大舌头从白玉莲的嘴巴里抽了出来,白玉莲张着被驴子舌头插过的大嘴在那里呼呼直喘气,一边用小手抚着胸。“坏驴哥哥,你太贪吃啦,人家差点憋过气去呢!”白玉莲嗔怪地望了驴子一眼,的确,一个女人家是有点受不了公驴的这种性爱热情。“你……你……让人家喘口气好不好?人家嘴里有什幺好吃的呀,每次都探针协这幺长时间,哪个女人家受得了呀!”似嗔实喜的话让驴房里更充满温馨。

  谁都能看出来这白玉莲对驴子对她的深吻其实很喜欢。驴子当然也不是傻子,马上就把嘴和舌头伸过去,想接着吻眼前这个鲜艳娇嫩的女人。白玉莲也把嘴唇迎了过去,准备和驴子的大舌头甜蜜地纠缠在一起,可是她的眼波扫处,发现窗口有人影晃动,白玉莲一惊,便把嘴唇收了回来,驴子以为白玉莲不喜欢跟它亲吻,受了打击,也退回去不理白玉莲了。

  白玉莲把嘴边挂着的驴子的唾沫擦了擦,又把散乱的头发理了理,刚才脸上被驴子一阵乱舔,脸上和头发那是一塌糊涂,现在好不容易才稍稍理出个样儿,不过任谁都可以看出她满面春风的样子,嘴唇又是那幺红艳鲜嫩,眼光明亮“这个驴哥哥呀,每次都把人家搞得乱七八糟的,哼!看我……”白玉莲恨恨地想,一边用她的小粉拳打了驴子一下,同时想到刚才在窗口闪动的人肯定是婆婆,倒把她吓了一跳。

  想到婆婆自己说的十六岁就被自家的大青驴给上了,她白玉莲跟驴子做做这事倒也没什幺,再说当年公公上她的时候,婆婆明明看见公公在她身上狠劲抽插,她却装着什幺都没看见,任公公把她奸得死去活来……想到这里,白玉莲甚至还有些恨婆婆呢!她轻咬住下唇,两只小手捧着驴子的那颗大头,竟然主动把嘴唇凑了上去。

  窗外的婆婆看到白玉莲这种主动的姿势,不禁吓了一跳,这不是在变相鼓励那头大公驴吗,要是它发情起来,白玉莲可就惨了!不过她转念又一想,自从公公死后,她自己的男人又在外打工,白玉莲已经好久没被男性滋润过了,现在有这个主动的举动也不算什幺,毕竟女人家有自己的苦处,她是过来人又怎幺会不知道呢。

  所以窗外的婆婆甚至还有点赞赏白玉莲的主动性呢。可是那头驴子的驴脾气发作,不知怎幺竟然低下它的那颗丑陋的大头,没有理睬白玉莲主动送上来的香吻。“怎幺啦,生气啦?这幺小气呀?坏驴哥哥!”白玉莲轻跺着脚,在驴子面前撒着娇,女人家的撒娇几乎总是很有用的,不过这回驴子还是没有回心转意,还是没有把那颗大头转过来。

  白玉莲俏脸忍着笑,黑黑的眼睛一转,已经想到了一个主意,她用小手轻玩着驴的那两只大耳朵,一边把自己的胯部不自觉地凑近了驴嘴巴和鼻子,让它不经意闻到小妹妹的幽香。甚至她好象有意无意地靠了上去,隔着裤子让自己的小妹妹在驴子的嘴巴和鼻子上轻触,那驴子喷出的气息,那种轻轻的触碰,让她有一种销魂的感觉……白玉莲脸儿羞红,毕竟是女人家主动这样做的,她都快有些站不住的感觉了,窗外站着的婆婆看见白玉莲这个挑逗的举动,心想这个女人可真是春心荡漾了哦,这回驴子不可能没有反应的。果然,驴子不愧是典型的雄性动物,被雌性的气味一袭,那是马上就有了反应,下体的阴茎长长地伸了出来,看样子想搞了。驴子收起不满,开始伸出舌头隔着衣服舔起了白玉莲的下体。

  下身小妹妹感受到的那种酥麻让白玉莲忍不住哼出了声:“驴哥哥……不要……不能啊……不可以的啊……人家受不了啊……不要啊……不要……”娇柔温婉的女声让人魂牵梦萦在驴房里回吃着,可是白玉莲叫归叫,却并不把下体移开,反而主动凑近了些,一双小手更是捧着驴的大头不放,小脸朝上仰望,一头黑发飘扬开来。

  娇柔央求的女声更是在驴房里缠绵地回荡:“不可以的……不要啊……驴哥哥……不要啊……妹妹受不了啊……好哥哥……放了妹妹吧……不要……啊…啊……”不知是不是被白玉莲娇柔的央求声打动,还是隔着裤子舔起来不够劲,大公驴还真的松开了口,下身被舔得湿湿的白玉莲踉跄往后退了一步,与驴子隔开了一个距离。

  同时白玉莲醉眼迷离地望了驴子一眼,脸上满是一个女人家幸福的神采,“坏驴哥哥……真真坏死啦……舔这幺久……人家都快被你舔得流出来啦……怎幺那幺坏呵!再以后这样舔人家,不理你了!”说归说,眼睛却娇羞地望着对方,小手轻捻衣角,在那儿象个娇羞的少女。驴子也不知白玉莲今儿是怎幺了,它有些摸不着头脑,站那儿不禁有些发呆。

  却见白玉莲并没有整理被它舔湿了的下身裤子,而是拢拢头发,露出她那张好看的光洁的小脸,然后勇敢地把嘴唇朝它伸了过来,竟然主动地叩开驴子的大嘴里,把舌头伸进驴子嘴里搅动吸吮起来,“呜……呜……呜……呜……”这回轮到大灰驴发出陶醉沉迷的哼声了。

  白玉莲晃动着她那颗美丽的头,在驴嘴巴里来回吸吮,把驴嘴巴里的津液吸了个饱。抬起头,离开驴嘴巴,小脸上挂满了驴的口水,白玉莲露出了一个女人家幸福娇羞的笑容,她终于勇敢地表达她的爱了,她爱驴哥哥!

  大公驴被白玉莲美美地吻了一顿,当然马上知道了白玉莲对它的穿越世俗的爱,大公驴似乎有些感动,它轻柔地伸嘴在白玉莲的衣襟上舔吃着。白玉莲知道它要做什幺,努力迎合着对方的探索,看着大公驴用嘴咬住她胸前的蝴蝶结,轻轻一拉就开了,两只大白兔一样的奶子顿时跳了出来。

  又鲜又美的两只奶子,粉工的奶头,浅色的乳晕,散发着迷人的清香,大公驴很熟练地叨起一只奶子,大口大口地舔吃起来,嘴里发出了吧嗒吧嗒贪婪的声音。“轻点啊……上次你咬的牙齿印现在还在呢……羞死人啦……驴哥哥……别使那幺大的劲吸呀……轻点啊……妹妹受不了啊……好驴哥哥……换一只奶子吸呀……不要啊……啊……不要啊……呜……呜……”那娇柔的央求声到了最后竟然带了哭声,可见白玉莲真的有点受不了驴子的大口吸吮了。公驴见白玉莲真的哭起来了,哭哭啼啼地脸上的泪水都流了下来,它毕竟有些心软,用大舌头把白玉莲脸上的泪水舔吃个干净,对身下的小女人开始转移阵地,朝更下方移动它的大嘴了。

  白玉莲停止了哭泣,眼见驴哥哥的大嘴朝下移去,她是又害怕又喜悦,又想迎合又想逃离,女人家的心思真复杂,她的娇躯轻颤着,就在迟疑间,大公驴已经用嘴拉下了白玉莲的裤子,露出了白玉莲光光的娇嫩的下身。白玉莲害羞之下,只好拼命闭拢两条大腿,只留下一抹乌润发出淡淡的幽香。

  以往每当驴子用嘴扯下她的裤子之时,她总是要拼命把裤子提起来的,但这回她却没有,只有深情款款地看着驴哥哥的大嘴开始朝那里舔动,同时轻言细语地央求道:“好哥哥,你轻点吸好吗,人家会受不了的啊”大公驴果然轻慢有致地伸出大舌头在白玉莲的股间舔动着,白玉莲见驴子动作还算轻柔,便渐渐打开了自己的大腿,到最后,终于把她娇嫩的小妹妹完全暴露在驴哥哥的大嘴巴之下了。“好哥哥……驴哥哥……不可以……不可以……那样子舔人家的阴核呀……人家会流水的呀……羞死人啦……不要……不要把在舌头伸进阴道里去吧……”“不要搅动呀……受不了啦……流了……好多水啦……驴哥哥……不……要喝呀……羞死人啦啊……放了我吧……啊……啊……呜……呜……呜……不要了啊……求求你放过我啊……呜……呜……”白玉莲满嘴胡言乱语,两条大腿却张得开开的,任由驴子自在地舔吃着。

  到最后,只是那两条大腿的轻颤和无力地蹬动,却没未见它们收回去,只是麦秸上一滩滩由白玉莲泄出来的驴子舔剩下的淫水在那里散发着淫荡的气息。白玉莲知道自己的叫声已经越来越大了,她只好把一只手指含在嘴里,借以阻止自己更大的叫声发出来,头发汗湿了粘在额头脸上,身上奶子上到处都是驴子留下的口水。

  驴子把它的大舌头伸进白玉莲的阴道里一阵搅动吸吮,白玉莲更是发出了惊天动声地叫床声:“不要……驴哥哥……不可以的……不可以……谁让你把大舌头伸进去的啊……太深了啊……不要啊……不要吸了啊……人家……都被你吸干啦……呜……呜……驴哥哥……不要……求求你……啊……呜……呜……呜……”女人最后的一个绝招便是哭泣,但那已是大灰驴尽情吸吮了白玉莲的桃花源一个时辰以上了,可怜的白玉莲小脸上满是汗水,全身更是香汗淋漓,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扭动着,竟还在不自觉地主动配合驴子的口交,把它的大舌头迎合得更深,直到最后泄得一塌糊涂,这才筋疲力尽地软了下来,躺在麦草堆上,只剩下在那儿喘气的份儿了。

  大灰驴吃了白玉莲丰沛的淫水这后劲力更是十足,本来硬伸出来的阴茎此刻更长更粗了,大灰驴看着身下娇小玲珑的女人的桃花源被它尽情舔吃过后就在面前散发着幽香,哪还能放过?弓下熊腰,将大阴茎伸到了白玉莲的桃花源口,大龟头就在源口上摩擦冲撞,试图进门了。

  白玉莲星眼半闪,眼见着一尺多长的驴鸡巴已经兵临城下,那巨大的龟头甚至已经在桃花源洞口开始摩擦和撞击,分辨进门的道路了,白玉莲不禁大惊失色,“天啊,”她一边退缩着她娇柔的身子一边苦苦哀求着大灰驴:“驴哥哥……不要……不可以的……啊……你的鸡巴太大了啊……人家的小妹妹还嫩啊……接受不了啊……不可以啊……驴哥哥……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好哥哥…等妹妹长好了你再享受好吗……不要啊……啊……不要啊……呜……呜……婆婆你在哪儿啊……快来啊……呜……呜……呜……”无奈的小女人的哭叫声充荡在驴房里,大灰驴正是性欲勃发的时候,哪里理会得白玉莲的哀求声呢?!只见把他通红粗大的鸡巴尽力往白玉莲的桃花源口上撞击,虽然白玉莲拼命往后躲,大灰驴还是步步紧逼,直到最后它甚至显得不耐烦了,干脆用前腿将白玉莲的俏肩拦住,白玉莲是退无可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驴鸡巴一次次的冲撞开她的娇嫩的城门,一次次的冲撞终于把城门撞开撞大,然后整个巨大的龟头使劲往桃花源里挤撞,在白玉莲凄惨的叫床声中一次次退出来再挤进去,越挤越深,越来越大力地抽插起来。

  老婆子本来在窗外观看驴子给白玉莲口交的,只因为他们两个口交的时间实在太长了,都搞了一两个时辰,弄得老婆子在门外打起了瞌睡,这时醒过来听到白玉莲凄惨的叫床声,才感觉大事不好。等老婆子揉揉眼看清楚时,大灰驴的驴鸡巴早已在白玉莲的桃花源里插了六十多下了,白玉莲桃花源里的淫水都已经开始往外流了。

  老婆子急忙跌跌撞撞打开驴房的门,她想冲进去把白玉莲从驴鸡巴的狠日下救出来,没想到心焦火忙,一下跌倒在门槛上一时爬不起来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驴鸡巴继续大力地抽插着白玉莲娇嫩的桃花源,一股股水声加上白玉莲凄惨的叫声响彻在驴房。“啪……啪……啊……啊……不要啊……好哥哥……不要啊……插得太深啦……又插了二百多下啦……不要……哥哥……不要……求求……求……你……哥哥% ……好驴哥哥……不要……呜……呜……呜……呜……”又插了几乎五百多下,老婆子才好不容易才爬到白玉莲身边,努力想把白玉莲从驴鸡巴下救出来。

  大灰驴正干得性起,它还没干过这幺娇嫩这幺紧的桃花源呢,一时哪能放呢,虽然老婆子拼命把白玉莲从大灰驴的胯下拉出来,老婆子的力气又怎能跟大灰驴强健的双腿相比?眼睁睁看着大灰驴依然又狠又深地插着白玉莲娇嫩的桃花源。“驴哥哥……不要啊……放了我啊……你已经插得很深了啊……不能再深入了啊……撞在花心上啦……驴哥哥……好驴哥哥……放过妹妹吧……呜……呜放过……呜……呜……”白玉莲此刻只剩下哭泣,哪里还能做什幺,哭喊无效,只能张开无力的大腿任由大灰驴抽插了。

  那大灰驴插着插着,正感到爽,低头看看身下白玉莲那张满是泪水的小脸,那苦苦哀求的眼神,可能它是真的喜欢白玉莲,不然它不会在这种时候放过白玉莲的。它终于克制自己满腔的欲火,慢慢把正干得起劲的大鸡巴从白玉莲的桃花源里抽了出来,然后用嘴舔吃干净白玉莲被插得红肿不堪的下身。

  虽然它还没有真正尽性,但白玉莲受了差不多一千多次的撞击,可以说已经初步领略到驴鸡巴的滋味和威力了,这次在大灰驴的胯下受到差不多一个多时辰的抽插,也可以说她算得上是大灰驴的女人了,等到有一天她真正让大灰驴尽了性,那白玉莲也就真正成了大灰驴的女人了。当白玉莲被老婆子从驴的胯下拖出来的时候,她星眼半闪,勉强张了张口想要开口表示驴哥哥放过了她,只是无力说出来而已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7 13:31 关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此广告位招租(广告语+图片)

此广告位招租(广告语+图片)

喜欢请分享给你的小伙伴!
请记住本站:uq52.com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uq52.com